第3章(1 / 2)

「姥姥,姥爷去世之后,留下的钱,房子,还有地都是舅舅家里占着。」原本不应该ca话的我此时实在是再也忍不住了,叉腰站在我妈面前:「舅舅年初还去城里打工了,他们家怎么可能没钱?表哥复读凭啥用我家的钱?」

觉察出我妈似乎还想搬出她的理论来jao育我。

我马上拉起我奶的胳膊认真的说:「奶,我妈不去要!我们去要!」

4.

为了把那笔钱要回来。

我和我奶只要不下地,就会在我舅舅家门ko坐着。

每当有人经过就嚎啕ton哭,哭诉着我家的凄惨,哭诉着舅舅舅妈的无q。

因为舅舅时常能进城打工的缘故,舅妈一直觉得自己应该是半个城里人。

和村里那些面朝黄土背朝天,靠着一亩三分地过活的乡下人不一样。

对于这样一个爱慕虚荣的女人,最好的拿捏方式就是在她最看不起的人面前下她的面子。

起初,她为了这六千块钱big门紧闭。

无论外面传什么闲话她都咬死了不会松ko。

直到那天,我和我奶拉着板ce把我爸抬了过来。

敲锣打鼓的招来了一big帮人围观。

等到人来的多了,我奶就双腿盘膝开始哭诉:「父老乡亲,big家也瞧见了,我这儿子属实是不中用了a。我知道我家媳妇心善,心疼她家外甥。可是我家也有这念书的娃要Yanga!但凡我这儿子还争气,我家也做不出这样出尔反尔的事a!亲家嫂子家big业big,要是不指着我家这点」

躺在板ce上的我爸也不han糊,搂着我也开始抹泪。

「嫂子,我知道我没有舅兄有本事,能赚钱。现如今我是个残废,家里一年到头就指着这点地!眼看cun耕了,要是真的没钱买种子,这一家老小就真要饿死啦!」说着说着,我爸还不忘拍着我的后背:「慧子a!爹对不起你a!爹没本事a!」

舅妈平时为人轻狂张扬,从来不曾与人为善,村里的婆姨婶子早就看她不顺眼了。

今天有了这个由头,还不tonton快快的骂一通。

骂得起劲时还不忘朝院子里扔些瓜果皮壳等等杂物。

终于,屋子里的女人忍不住了。

顶着一脑袋j窝似的卷发,踩着不nun不类的高跟皮鞋,一扭一扭的晃了出来。

一摞崭新的票子迎着我爹和我的脑袋砸了下来。

「给你们!一群死穷鬼!」舅妈抱着肩膀,趾高气昂的看着我们这群老弱病残:「早知道要你家的钱这么晦气,就不抬举你家了!回去告诉田小苗,老田家以后没她这个人了!」

我和奶奶迅速把地上的票子拾起,一张一张紧紧攥在手心里。

把所有的票子清点一遍后,我可怜巴巴的抬起头:「舅妈,钱不够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