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(1 / 2)

当我再一次以为,我这一次的人生会平平坦坦,顺顺利利的过去。

没想到,变故再次发生。

6.

我读初二的这年。

哥哥高三。

因为经历过上一世,我在高考前一个月时就对哥哥千叮咛万嘱咐,让他一定要在高考成绩出来后去复核一次。

千万不要让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他的好成绩给自己铺路。

高考前的一个星期,哥哥市里的高中放了假,让他们在家里安心备考。

正值周末,我也回了家。

晚饭桌上,我奶美zhizhi的给我哥炖了只j。

只让我妈端了一下,两只j腿就不翼而飞。

她说:「村头的刘老赖一直娶不上媳妇,也怪可怜的,刚子也不缺这一koj腿。」

刘老赖,正是上辈子把我强j致死的人。

时隔多年,我再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时,我还是忍不住浑身发抖。

我忘不了那个绝望的雨夜。

也忘不了那个浑身沾着酒臭尿shao的男人骑在我身上时那满嘴裂开的黄牙。

上一世,如果不是因为我妈对那个刘老赖的时时接济。

这个人渣也不会把我家的底细me得那么清楚。

更不会在我回家的必经之路上蹲守,最终拽进那片幽深浓密的小树林里。

「妈!你能不能别再去接济那个刘老赖了?他可怜是因为他懒,前些年村上也不是没给他找过工作,是他自己不肯去的!」我再也控制不住,拍得我妈面前的桌面piapia作响。

「李慧儿,我是你妈,你怎么能这么和我说话?」我妈摆出了一副被叛逆子女刺伤的慈母形象:「妈从小就jao你,要心地善良,吃亏是福,人生在世不要斤斤计较。」

「行了行了,都少说几句吧。吃ro都堵不上嘴么?刚子回来是备考的,这r子难道就不能消消停停的过么?」正在给我哥盛汤的我奶打断了我们之间的对话,拿起我的碗也捞了三big块香喷喷的jro。

我知道,这几块jro是我奶对我刚刚说的这些话的认可。

很快,就到了我哥高考的r子。

由于哥哥的考点在市里,于是几个相邻且有高考生的村子就由村里出钱包了辆big巴。

在高考前一天时,就把村里的学子送到市里统一的招待所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