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(1 / 2)

「不是的,不是的。」我妈跪在地上不停摇头:「我只是觉得咱们刚子成绩好,随便考考就能考上,所以就想着帮自家人一个忙,也是举手之劳而已。」

「举手之劳?」愣在旁边许久没有说话的我哥开ko了:「妈,你知道我为了今天准备了多久么?你知道我这三年没有睡过一个整觉吗?田雄小时候是怎么欺负我的你都忘了吗?你凭什么这样随便的替我做决定?」

「妈不是这个意思,妈就是觉得都是一家人,不该这样斤斤计较,事到如今也没时间了,不如你就替你表哥去考一次又能怎么样呢?」

「够了!」我爸终于再也忍不住狠狠给了我妈一记耳光:「田小苗我打死你!我今天就打死你再给你偿命!」

我奶也反应过来,几步走过去开始在我妈身上又打又掐,一边掐还一边落泪。

一时间,整间屋子里充满了爸爸的愤怒,奶奶的哭喊,还有妈妈的求饶。

「好了。」

我哥沉沉的叹了ko气,上前分开了我爸和我奶,又把我妈从地上扶了起来。

「你们不用再吵了。」说完,我哥转身从他的书包夹层里掏出了一份录取文件:「其实我今年二月早就已经被清华的保送招生录取了,这次高考参不参加对我影响不big。」

爸爸和奶奶看见这本文件后不可思议的me了很久,又反反复复的me了几次。

在确定了这个东西的真实xin后,两个人分别把哥哥搂在了怀里喜极而泣。

「好!好!真不愧是我的好儿子!真不愧是我的好儿子a!」

「是a,我就知道我的big孙子有本事,有出息!」

刚刚经历过big悲big喜的我脑袋多少有些发懵,我从我爸手里把保送文件接了过来,也来来回回看了几遍。

这才把藏在心底的疑问问了出来:「哥,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既然保送成功了,怎么不早告诉家里?」

我哥看了眼地上被揉烂的录取通知书,又看了眼想靠近又多少有些惭愧的我妈。

「之前慧子一直提醒我,说让我提防想用我的成绩给别人铺路的小人,我之前还一直不信。」我哥的嘴角go的讽刺,冰冷的眼神里再也没有了对母亲的孺慕之q:「妈,我从小就知道你不疼我和慧子,可是我也从来没有想过,那个想用我给别人铺路的人,会是你。」

我哥的话如同尖刀一样扎进了在场所有人的心里。

我妈是个圣母。

她同q这个世界上的所有弱者。

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。

她为了这些所谓的弱者可以心甘q愿奉献自己的一切,包括至亲的骨血。

7.

我哥去big学报到后。

我爸还是没有和我妈离婚。

我奶心软,她知道我妈如果离婚是没有娘家可回的。

同为女人的她就算再生气,也不会把我妈往绝路上b。

我奶跟我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