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章(1 / 2)

一直守在病房门ko儿的是村长媳妇和县里的妇联主任。

我爸只看了一眼顿时火冒三丈,三步并做两步的冲出去,ya低了嗓子问道:「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到底是谁把我媳妇儿害成这样的!」

村长媳妇叹了ko气,慢慢说道:「还不就是那个刘老赖吗?他成天So你家小苗的照应,见你不在家,就动起了歪心思,要不是你家邻居听见动静,只怕小苗这会儿早就没命了。」

听见村长媳妇的叙述我心里浑然一惊。

这一世,我去了县里读书,避开了和刘老赖相遇的时间节点。

可剧q还是必要发生,所以承接这段剧q的人成了我妈。

「刘老赖!刘老赖他人呢!他人在哪呢?」我爸恨得咬牙切齿。

「放心,刘老赖现在已经被拘留了。」妇联主任出面把话茬接了过去:「只不过现在想起诉他还有一点问题。」

「什么问题?」我奶连忙追问。

「问题就是田小苗同志始终不同意起诉。」妇联主任叹ko气道:「我们知道有一些女同志遭遇了这样的事q总是羞于启齿,你们做家属的该开导开导,积极配合,我们才能让坏人早rSo到惩罚。」

我爸和我奶连忙向两人道了谢,送走两人后我们一家三ko走进了病房。

我爸和我奶一人握住了我妈一只手,我也跪在了我妈cuang旁边。

上辈子被强暴致死的记忆还留在脑海,如今看见病cuang上的我妈,我也j不住潸然泪下,带着哭腔叫了一声:「妈!」

我妈抬起沉重的眼皮,冲着我们扬起了一个极致苦涩的微笑。

「小苗,你别怕,有妈在这儿谁也不能欺负你。」奶奶红着眼圈,无比心疼的抚me着我妈的头发:「你听妈的话,咱们去起诉那个混蛋!」

「对,小苗,咱们家现在r子好了,打官司也不怕的。」我爸忍不住捧着我妈的手背贴在了额头上:「咱们把那个人渣抓起来,好不好?」

「对,妈,你啥也不用怕。」我也用坚定的眼神看着我妈:「big哥明天一早就回来,他说他会拜托同学给你找北京最好的律师,咱们什么也不用怕。」

我妈眼hanre泪的看着我们,老半天才低低的说了一句:「big强,我们离婚吧。」

「小苗,你说啥?」我爸一愣,显然不明白我妈的意思。

「我说,咱们离婚吧。」我妈把手分别送我爸和我奶的手里cou了出来,艰难的在病cuang上坐起身子:「刘老赖他是个可怜人,他只是一时糊涂,我跟你离了婚,在和他结婚,他就不用坐牢了呀。」

「田小苗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」我爸还没从我妈被强暴的这件事中缓过劲儿来,就又被我妈给了当头一ban:「什么叫和我离婚之后你要嫁给刘老赖?」

「big强,刘老赖他太可怜了,除了一间破瓦房什么都没有,你怎么忍心让那样的人再去坐牢呢?」我妈的语气诚恳,甚至带着些苦ko婆心的规劝:「咱们做人,怎么也得善良点儿吧?」

「田小苗,我明白了,你和那刘老赖是不是早就……」我爸被气得脸s铁青,如果不是我奶拦得及时,我爸差一点从轮椅上摔到地上。

我知道,我妈和刘老赖之间根本没有那些说不清的首尾。

因为我在我妈说出那段话时的脸上看见了一片足以普渡众生的圣光。

作为农村乡土玛丽苏剧中的女主角她就是能包容一切,付出一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