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(1 / 2)

第5章

我在做月子的时候,婆婆就给我煮一点稀粥,说吃清淡点好,吃了那么多燕窝,最后就生了个丫头片子。

说我我可以忍,但是我不能容忍婆婆就因为xin别瞧不上我女儿,于是我和婆婆爆发了第一次争吵,最终我老公让我婆婆回老家,我让我妈过来照顾我的月子。

我婆婆回老家后不久就因为去亲戚家吃宴席,晚上骑电动ce掉坑里了,伤了腿。

那是我老公第一次责备我道:“月月,如果你稍微忍忍,我就不会让我妈回去,也许我妈就不会出事儿。”

我听了心里很不是zhi味,han糊了几句就挂了电话,抱着才两个月的佳佳,不知不觉就落下了眼泪。

也是在那个时候,李泽盛的天平开始偏向他妈。

因为我婆婆So伤做手术,我公公也从外地打工回来照顾婆婆。

我产假到期后,不放心外人照顾佳佳,最终我妈辞掉了工作帮我照顾孩子。

我婆婆的腿虽然做了手术,但是到底上了年纪,恢复的并不是很好,脾气变的更加的古怪。

那段时间,她像疯子一样经常给我老公打电话不是要钱,就是让他回去。

全然不顾当时我的佳佳才只有几个月big,我心里很是不满。

但是我妈劝我:“这孩子都有了,老人生病了心里有点火也是正常的,等好了就好了,我看小盛对你还是很好的。”

在我妈的劝说下,我歇了火气,毕竟我和老公确实有多年的感q。

我与李泽盛big学时期就在一起了,是从校园走向婚姻的,当初我为了这份感q,辞掉了我亲戚给我找的外企的工作机会,去了李泽盛所在的城市找工作。

虽然我也算是本科毕业的,但是现在社会最不缺的就是big学生,所以工作找的磕磕碰碰,最后入职了一家私企。